酒释人生

作者:王书睿 | 2016-12-21

酒,一种醇厚绵香的文化。中国作为酒文化的发源地,上下五千年的发展,也可以认为是酒文化的见证。生长于中国名酒之乡贵州的我,虽不饮酒,但却从小深受酒文化的熏陶。酒,继神农氏之勤劳与智慧,承五千年中华文明之光辉,凝五谷杂粮之…

大姨父的“汾酒”情怀

作者:赵春 | 2016-12-21

大姨父的轿车在平整的街道上飞驰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,不经意间在车前槽里发现一瓶汾酒。我拿起装着半瓶酒的酒瓶晃了晃:“大姨父,这是你的吗?”“那当然!”“哎呀,酒瓶都装备到车上了,大姨父,你的酒量究竟有多大啊?”“多大…

浓浓酒香 依依深情

作者:丁召发 | 2016-12-21

每当看见父亲擦拭那瓶已经一尘不染的兰陵大曲,我的心里便多了很多滋味。细细回想才发觉,岁月中流淌的佳酿无一不是情感在汩汩流淌。仔细品一杯,这独特的滋味,只有自己才能体味。说起这瓶兰陵大曲,泪水已迷蒙了我的双眼。那是1983年…

家乡的老白干:回忆我的两位老酒友

2016-12-21

“美不美,家乡水,亲不亲,故乡人。”在海外生活已三十多年的我,已经是白发苍苍、步履蹒跚的老人,更感到此话的意义。春节又到来,有道是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记得在北卡州立大学教书时,作为北卡州华人联谊会的会长,我每到这个时候…

我与泸州老窖特曲的故事

作者:董青兰 | 2016-12-21

过去每过春节,都要为自己写一篇短文以示纪念。然而以写作为业后,就开始不屑起来,认为只是无聊的形式而已。形式确乎不太重要,然而,你是否还愿意被某种目光注视?抑或,你是否还介意自己的存在对别人亦是不可或缺?当一个人不再愿意…

酒香情浓幸福年

作者:张文刚 | 2016-12-21

今年终于回家过年了,到家时已经入夜,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。我推开门,吃惊不小,下雪了!我穿着秋衣冲进雪里,片刻的欣喜过后,是实打实的冷。妈妈张着大衣急急地追了出来。我被她裹回了屋里推上了炕头。这时,我才发觉肚子里…

习酒的感觉

作者:黄根华 | 2016-12-21

最喜欢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下,和几个朋友围着一桌小菜,吆喝着品味习酒的味道。一瓶习酒,是醉人的家乡味道。我的老家在赤水河畔,打小闻着浓郁的习酒香长大。那时候的赤水河畔,风吹过时带来的就是浓郁的习酒香。河边的清晨,那淡淡的云…

飘香的米酒

作者:莫景春 | 2016-12-21

年渐渐走近了,挂在屋檐下的腊肉渐渐飘出清清的香味,蒸笼里蒸的馍馍慢慢溢出暖暖的甜气。但让年走得最近的就是最浓也最让人兴奋的米酒那醇醇的香味了。乡下人过年实际就是过酒。腊月十几前,女人们便身后忙忙碌碌着,她们在准备着过年…

大哥的乡愁

作者:陈顶云 | 2016-12-21

去年快过年时,远在东北的大哥回家了,我们请他喝酒,大姑姐们和姐夫们都来了,爱人的几个哥哥也来了。席间,大姐夫说:“咱们都上年纪了,还是以喝啤酒为主吧。”大哥说:“还是喝咱们县的温河王酒。你们知道吗?在东北喝不着家乡酒,…

记忆之醉

作者:王一帆 | 2016-12-21

随着猴年钟声的敲响,思绪不禁飞回到18年前那个多雨的夏天——屋外的我脱下被泥水弄得一塌糊涂的鞋子放在窗台上,犹豫了一阵还是进屋了,屋里的场景是我半年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:空气中弥漫的莫合烟纠结着浓烈的酒精味,桌子上一…

大连老窖的人生酒香

2016-12-21

在这个物质丰富的时代,拿出一瓶酒来喝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。想喝就喝,即使家里没有,也可以立即起身到商场或者超市里去买。想喝什么酒就买什么酒。买回自己喜欢的酒,烧几个小菜,斟上几杯,或者邀请三两好友,让生活中飘满酒香…

别样的酒 一样的情

作者:刘胜军 | 2016-12-21

父亲生日那天是腊八节,一大早我就拎起大蛋糕启程返乡。心里是不变的乡情,窗外是流动的风景,带着欣喜与期待,到家时还不到十一点。年过六旬的父母看到我,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。过了一会儿姐姐也来了,于是大家一起动手做饭,…